这几年中国经济在三个维度上的五大红利都在递减


从新供给增长模型看,“中国模式派”过分重视增长的条件变化,而忽视了经济增长的本质,“普世模式派”则过分强调了增长的技术驱动本质,而忽视了增长条件的重要意义;而胚胎发育理论,则过度强调了增长的要素。
 
新供给增长模型认为,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原因,是经济增长的条件、要素和技术驱动力共同作用的结果,增长的制度条件变化带来了改革红利,此外中国经济还享受了要素红利和后发技术红利。至于政府作用,本身就包含在增长条件当中:如果政府行为碰巧符合了、遵从了市场规律,它就是“跑得快的腿”;反之,如果政府行为违背了市场规律,就变成“残缺的胳膊”。
 
值得重视的是,这几年中国经济在三个维度上的五大红利都在递减,从增长条件来看,由于粗线条的产权改革和市场化改革已经完成,深化产权改革和市场化改革需要真正解放思想、啃硬骨头,所以改革红利边际上在递减;从增长要素来看,如果不能够通过继续深化人口户籍制度改革再造新人口红利、深化土地改革释放新土地红利、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降低融资成本,则人口红利、土地红利、高储蓄红利也会继续递减;从增长的技术驱动力来看,后发的技术动力也在递减,以后更多要靠自主创新的新技术红利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eilagou.com/qijing/138.html